《刺客信条:长安》,是玩笑?还是游戏

  • 时间:
  • 浏览:21

  文|张书乐

  比起看剧,还是直接抄起一本马伯庸的《长安十二时辰》原著更过瘾。

  没别的,更能感觉到马亲王(马伯庸的昵称)在书里肆意玩耍和游戏的动感。

  戏谑一个《刺客信条·长安》

  君不见,那个名叫伊斯的景教高僧,作为重要配角,在书里动不动就宣传自己是《波斯王子》,尤其擅长在房顶上“跑酷”。

  书里说是跑窟,难不成是在莫高窟或龙门石窟练的功。

  整个剧的兴奋点也颇为有趣,7月中旬,观众们特别关注着这位跑窟王子伊斯的上线通知,而在8月初,则进阶为把整个剧名改《刺客信条·长安》……

  其实,这也是马伯庸自己埋在小说里的梗。他自己都在后记里自爆了高仿的梗。

  只不过指向了另一处——《刺客信条》,主角在城市里穿梭,执行刺杀任务的全球大爆款游戏。

  他坦言小说最初的想法来自一则知乎提问:如果你个《刺客信条》写剧情,会把背景放在哪里?而马亲王自称脑海中浮现的就是长安城,还是唐代的。

  于是,这么个《长安十二时辰》就出炉了。

  高度复刻唐代长安城,就好像《刺客信条》每一代游戏,都会对某个时代的某个历史名城进行高度还原一般。

  蹭热点的世界级游戏大佬

  至于《刺客信条》系列游戏是如何做神还原的,咱们《乐游记》专栏之前曾经有过专门介绍,在此不再复述。

  不过,出品这一系列游戏的育碧公司也是一个妙人。

  这不,在8月举办的ChinaJoy上,这家公司在中国市场的首席执行官就高调蹭热点——最近我看了一个电视剧叫《长安十二时辰》,我只看了两集,我的中文并不是很好,但我也看到很多中国玩家的评论说希望能出一部以这个电视剧为背景的《刺客信条》,我们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然后呢,这样说当然没打算真的和马伯庸携手挖IP,毕竟《长安十二时辰》总归是反恐精英模式,和刺客信条不太兼容,且育碧也不会这么去打算,但这确实是一个契机。

  至少在营销上,育碧还是很知情识趣的。

  不然4月间就不会在巴黎圣母院起火这个热点上,狂蹭一把,宣布以巴黎为背景,号称完美复刻圣母院的《刺客信条:大革命》对所有玩家免费发放。

  至于最终是否会真的有一个《刺客信条:长安》,只能说是很乐意却可能永远在路上吧。

  毕竟,有个失败案例在前。

  想要十二时辰,必先中国血统

  早在2015年,育碧就推出过一款《刺客信条编年史:中国》,讲述中国明朝的女刺客少芸逃亡及复仇的故事。

  表面上看,这款游戏画面有种中国水墨风格。

  但玩起来就会发现这不是水墨画而是沙画,整体上更像外国血统的刺客在有点中国风情的怪味豆世界里乱入。

  结果呢,一个经典的评价是这样写的:“游戏整体单薄的故事剧情和平淡无奇的场景,让许多期待中国版的《刺客信条》玩家失望透顶。”

  其实,育碧蹭《长安十二时辰》热点的初衷也在于此。

  此次他们在游戏展上首发的新作《疯狂兔子:奇遇派对》,据称也是由兔子扮演西游记里的师徒四人展开全新的奇遇之旅。

  又是一个简单嫁接就想来赚钱的“便宜货”。

  这或许也是《长安十二时辰》之所以火的根源。

  真正的国潮,而不是简单地参考了《达芬奇密码》《24小时》这样的影视剧。

  或许,真做游戏,也要如此。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9年8月23日《乐游记》专栏248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