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5:14年首次单列亮相财报里,腾讯金融科技的创新与失败

  • 时间:
  • 浏览:6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超先声

  周三下午,中国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

  比起阿里巴巴的中规中矩,腾讯的看点更多一些。

  首先是经历了监管部委调整,游戏版号暂停近一年之后,腾讯在游戏方面的表现;其次,腾讯首次把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营收单独列入财报。

  腾讯财报显示:

  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同比增长 44%至人民币 218 亿元,主要受商业支付、其他金融科技服务(例如小额贷款)及 云业务所推动。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环比持平,由于剩余的备付金已自一月中旬起转至中国人民银行,不再录得备付金余额的利息收入,令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受到不利影响。

  由于每用户交易量增加,商业支付交易额同比增长。用户交易频率和交易额提升,受益于月活跃商户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在香港,我们与多家伙伴合作并获得香港金融管理局颁发香港虚拟银行牌照,借着我们在金融科技的专业知识及经验,为香港引进创新金融服务。

  因为这次单列,也重新列出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金融科技及企bet365官方业服务收入152亿元。

  

  1、金融科技30%的实际增速

  那真正金融科技服务的收入是多少呢?

  虽然没有单列,但是我们可以根据云计算的收入大概推算出金融科技服务的收入。

  公开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个季度腾讯云营收60亿元,同比增长100%,环比两位数。

  2018年全年财报显示,腾讯云收入91亿元,增长超过100%。

  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的云收入应该是31亿元左右,2018年第一季度云收入应该是17~18亿元左右。

  腾讯2019年第一季度云服务收入应该是40亿元左右。

  所以腾讯金融科技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178亿元;2018年第一季季度收入134亿元。金融科技增长率是30%左右。

  比起总营收16%的增长率,金融科技增长率是两倍,虽赶不上云服务增长,但也算可以了。

  但放在大环境下面,就能看出腾讯金融科技板块的问题,开局梦幻,中场失控;资源丰富,浪费严重,效率太低;一流产品,三流战略。

  目前腾讯三大板块的收入增速分别是:增值服务同比4%,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44%;网络广告同比25%。

  再细分来看的话,云计算100%以上,社交广告34%,金融科技30%。

  在腾讯内部业务细分中,金融科技的增速也仅仅处于第三名,跟传统广告类似,远远低于业界对金融科技的预期。

  微信及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账户bet365官方数达 11.12 亿,同比增长 6.9%,这是仅次于Facebook的用户总数,金融科技却只转化来30%的增速,显得差强人意。

  更大的用户规模,更好的社交产品,为什么腾讯金融科技板块还如此不温不火?

  2、备付金战略失误

  在腾讯的财报里可见端倪。

  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环比持平,由于剩余的备付金已自一月中旬起转至中国人民银行,不再录得备付金余额的利息收入,令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受到不利影响。

  这就是说,央行新的备付金制度,给予了腾讯金融科技以重创。

  根据央行的规定,2019年1月14日,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实现100%,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商业银行开设过的备付金账户,必须在2019年1月16日之前全部销户。

  这就是腾讯所说的备付金利息收入。

  央行对备付金的定义是“非银行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包括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余额以及结算前沉淀资金等。备付金一般存在商业银行,产生的利息,一直以来是归第三方支付公司所有。但根据央行新规,备付金集中存管于人民银行,并不计算利息。

  据统计,2018年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规模13985.62亿元,其中支付宝和财付通占据了90%。

  按照备付金协议存款的利息,一般是3%左右,这些备付金一年能产生420亿人民币的利息。

  在央行最后的大限1月16日之前,微信支付在2018年11月17日仓促推出类余额宝的零钱通,希望减少新政对自己利润的冲击。

  bet365

  专家推算,这420亿元人民币备付金利息大部分属于微信支付。

  央行新规让这些原本轻松获得的利润灰飞烟灭,也就让第三方支付企业的营收和利润受到重大影响。

  对备付金问题的大意,对央行政策的误判,是微信支付在战略上的巨大失误。

  3、缺乏独立性

  微信支付强依赖于微信的威力,一旦微信剑锋难以出鞘,微信支付无法单独生存。

  腾讯金融科技的问题也凸显,首先是业务分散且不成熟,大脑太多;其次是附属业务,决策没有自由度。

  财付通最早源于2005年PC端的支付业务,份额涨势缓慢。直到微信中退出支付服务,加上微信红包的功能,才真正爆发,但财付通和微信支付长期互相独立,只有业务辅助功能,却无隶属关系。

  微信支付作为微信的一个部门,要服从微信事业群张小龙的调配,一切都以微信用户为主,为张小龙的理想服务,而不能空中楼阁幻想只做金融的事。

  事实上,微信支付除了微信红包之外,并没有在金融服务上出现领行业风气之先的创新,同时也不难看出,社交土壤对2B行业的转化效率实际上并不高。

  张小龙的产品神话和个人魅力,是微信走向成功的法宝,也是微信支付束手束脚的桎梏。

  2018年,Facebook旗下WhatsApp 两个创始人 Jan Koum和Brian Acton相继提出离职,因为他们不赞成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和COO桑德伯格对WhatsApp的期许。

  他们之间争论的焦点在于,如何在WhatsApp上做广告,让WhatsApp创造出更多的利润。

  争论的结果是扎克伯格获胜,两位创始人离开公司。

  比起年轻而缺乏经验的小扎,小马哥成熟而有手腕,但腾讯在营收和利润都没有起色的时候,董事会持什么态度?Pony和Martin又将怎么看待张小龙呢?

  【钛媒体作者介绍: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bet365 bet365官方